李昌平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農民代言 - 李昌平首頁
解決三農問題,時不待我
2017-03-14
字號:
    三農問題是中國的最大問題,三農工作是重中之重。中國和政府很努力,但……

    中國黨和政府為解決三農問題非常非常努力了,不僅重視、且投入是巨大的,這是有目共睹的。解決三農問題的成效?,實事求是的說,有些方面確確實實是成效顯著的,如:基礎設施建設和基本公共服務等;但有些方面是倒退的,如:黨的基層組織建設、鄉村治理、社會兩極分化、生態環境、文化和道德水平、老人生存狀況……

    為什么會這樣呢?據我的觀察,主要原因是:重視程度有余,實事求是不夠。

    在三農領域,有些重大問題已經很明確了,但總是不愿意面對:

    第一,制定三農政策的假設已經不成立了,但依然以錯誤的假設制定政策。有一個很重要的假設是:通過參與全球化,通過工業化促進農民城市化,按照亞洲四小龍等先發國家和地區的經驗,當人均GDP達到4500美元的時候,農民問題就基本解決了(85%的農村人口市民化)。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解決三農問題的政策體系的制定,首要的就是基于上述假設。現在,中國的人均GDP已經超過9000美元了,農民戶籍人口數量依然還有9億多,比改革開放初期還增加了兩億。工業化并沒有促進農民同步城市化。中國的參與全球一般性制造業的工業化已經進入尾聲,農民通過工業化實現市民化(85%的人口市民化)的目標不可能實現了。幾十年的改革實踐早就證明90年代初期的“參與全球化——工業化帶動城市化”之假設,錯了!但中國的學界和頂層設計者們都一直視而不見,依然假裝很努力的在“深水區潛水摸石頭”,中國精英階層普遍的“鴕鳥”化了。筆者曾經提出全球一般性制造業的“中國拐點”,以解釋為何世界先發國家和地區的工業化帶動農民城市化的“普遍經驗”在中國參與全球化之后“不靈了”——一般性制造業嚴重過剩了,工業化帶給農民工的收益不能支持農民工市民化。也算是我的一家之言吧,算是一種解釋吧。不管怎么說:制定政策的假設已經證明錯了,視而不見,依然以錯誤的假設制定政策,是悲哀的!當然,也有另外一種解釋:改革不徹底——國企沒有私有化、土地沒有私有化。

    第二,三十多年來,民間確確實實有很多成功的實踐,但都被主流視而不見。首先是大寨等村的實踐。官方樹立的改革樣本是小崗村,小崗村幾十年下來,確確實實證明是一個只有“四年先進、三十六年落后”的典型。四十年來,學小崗村的數十萬個村子也和小崗村一樣在掙扎。而大寨等一萬多個村子,不學小崗村,四十年來發展的很好。四十年對比下來,誰走對了,誰走錯了,明擺著的,但一直被主流視而不見,硬是要一條路走到黑。當然,不得不承認,大寨等一萬多個村子的發展成就是改革開放背景下的成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成功。其次,各級政府都在中央的安排下搞農村改革試驗區,幾十年下來真的看不到什么有意義的實驗成果。而民間自發的發展實踐,成果累累,就是難被承認。譬如:堯治河等村的依靠村級集體經濟組織自主“精準扶貧”的經驗,沒有一個窮人掉隊,不讓一個弱勢者失去關愛,還不花政府一分錢。譬如:山西永濟的綜合性農民合作社。當然,不少政府主持的改革試驗區的經驗被推出了,譬如:三權分置、三變、集體資產股份制改革等,好像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弱化土地集體所有制和強化土地私有性質的改革、弱化集體經濟和農民組織能力的改革似乎容易受到重視。我的理解:因為這些符合90年代以來頂層設計的“假設”和戰略方向及目標要求。

    第三,不得不承認,幾十年改革開放的一個基本事實是:推動農民組織解體、推動土地私有化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有幾位“國師”級的人物一直是鼓吹土地私有化并親自參與推動的——林權改革就是一例。林權改革真的好嗎?我非常好奇,土地私有化好不好,越南、柬埔寨等原社會主義國家都搞土地私有化三十年了,到底好不好,為何視而不見。為什么不派人去調查研究一下。原農業部農村雜志社康進昌先生退休后被邀請到柬埔寨辦中文雜志——高棉經濟雜志,他說:柬埔寨土地私有化后,“萬年不能實現現代化、城市化”。這些年,中央在不斷強調要守住集體所有制和壯大集體經濟,但實際的具體政策就是“三權分置”、“集體經濟和集體資產股份制改革”——為實踐中的變相私有化大開方便之門。這些年,讀中央關于三農的文件和決議,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為一個文件、一個決議,其內容前后矛盾、左右矛盾。甚至往往出現一個領導幾百個字的一段講話,也前后矛盾對立。令人非常痛苦、讓我們這些做實踐的人痛苦不堪!

    第四,幾十年來,部門權利越來越大,基層政府治權越來越小,村社自治組織基本沒治權。問題堆積如上,幾乎靠花錢或非常規手段“擺平”,實踐證明這個改革方向錯了!首先是財政制度錯了!但是,改革還在進一步弱化基層政府的治權和村社自治組織的治權。相信上級政府和部門比下級政府及組織好,這個假設是錯的!要在黨的大政方針指引下,依法放權、分權,依法行政,依法行使治權!這個問題必須討論,大討論!

    我82年參加工作,一直從事與三農相關的工作。中央對三農工作的重視程度和耗費的資金與日俱增,這是值得高興的。但千金撥不動四兩的現象非常普遍,非常普遍、非常普遍!這不是個別的問題,是全局性的問題。真的要實事求是,檢討、檢討、再檢討,再次解放思想來一次大討論,以確定中國夢時代解決三農問題的方向、道路、戰略、策略……時不待我,機會一旦失去,后悔莫及!財政現在錢多,經濟發展速度還行,找到四兩撥千斤之法是可以解決很多問題的,將來的財政會永遠有錢嗎?等將來經濟增長速度下降到2%了,三農問題就永遠沒有機會解決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我在觀察我們國家什么時候開征資產稅 遺產稅 開征了就標志著我們走向了現代國家。
    2017/3/24 21:13:55
  • 唉 博主不太懂經濟 出發點好有什么用?
    我不贊成土地私有制 但是 如果一定要搞土地私有制也可以 那就要配套措施 社會科學很妙的 規則一定要匹配成體系 土地公有制就要有公有制的匹配體系 土地私有制就要有私有制的匹配體系 。土地私有制一定要匹配資產稅 讓他擁有土地去好了。

    一個現代國家一定要資產產權實名制 配合資產稅 這樣 一代人有一代恒產有恒心 但不會造成財產固化 階級固化 整個社會有活力 有流動 誰創新誰得利潤 拿利潤買土地等資產去買就是 要按資產交稅給公共財政全民共享 死了后遺產過程再交稅

    重點不在私有還是公有制 重點是財稅政策!
    2017/3/24 21:11:53
  • 回27樓宮德順:   貴州省委書記親自到貴州重走集體化道路,全村二年脫貧的“塘約村”調研。這說明是中央的精神。鄧的“先富幫后富理論”小崗村承包實踐被習拋棄了!
      ==========================
       只是貴州省委書記自己的事,中央沒有看到任何動靜。中央的報紙、電視臺沒有看到任何宣傳的東西。本來土地承包制30年已經到期了。但是,中央仍然在搞什么確權,土地流轉,沒有任何要結束的意思。深化改革是什么意思,應該是繼續堅持農村現在的承包制。
    2017/3/24 2:30:56
  • 回26樓gz3hua:  “集體所有,各自耕種”,不管是不是屬于集體所有制,那都是說法問題。-------無需叉開話題,?。?!
       ==========================
    毛主席說:“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痹謚泄?,集體所有的意義就在于能夠在于能夠共同耕種,把小片的土地,連成大片,能夠用拖拉機耕種,實現農業機械化。 而如果還是各自耕種,只能是小片的耕種,那樣,集體所有又有什么意義。
    2017/3/24 2:24:54
  • 改革幾十年,基層買官賣官的現象造就許多村支書是由地痞流氓擔任,村霸和家族勢力橫行鄉里,使黨的優秀基層干部來源幾乎斷層。我的家鄉這種現象的確比較普遍,基層政治生態的確該花大力氣治理治理。
    2017/3/23 21:54:09
  • 有一個很重要的假設是:通過參與全球化,通過工業化促進農民城市化,按照亞洲四小龍等先發國家和地區的經驗,當人均GDP達到4500美元的時候,農民問題就基本解決了(85%的農村人口市民化)。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解決三農問題的政策體系的制定,首要的就是基于上述假設。
    現在,中國的人均GDP已經超過9000美元了,農民戶籍人口數量依然還有9億多,比改革開放初期還增加了兩億。工業化并沒有促進農民同步城市化。中國的參與全球一般性制造業的工業化已經進入尾聲,農民通過工業化實現市民化(85%的人口市民化)的目標不可能實現了
    ——————
    工資供養市民構成城市
    3億農民工工資供養9億農民百分之多少?
    3億農民工工資是 GDP 總量百分之多少?
    2017/3/23 20:45:41
  • 貴州省委書記親自到貴州重走集體化道路,全村二年脫貧的“塘約村”調研。這說明是中央的精神。鄧的“先富幫后富理論”小崗村承包實踐被習拋棄了!
    2017/3/23 19:59:20
  • “集體所有,各自耕種”,不管是不是屬于集體所有制,那都是說法問題。-------無需叉開話題,?。?!
    2017/3/23 6:13:17
  • 回23樓gz3hua:  只要任何一個村落的絕大多數農民愿意實施人民公社化,上級只有歡迎,根本不會阻止?、?,當今,許多農村都依然有“村經濟發展總公司”與“村委會”兩個牌子,一套人馬,--------等于在一定意義上,人民公社斌沒有解散。③把耕地交給“種糧大戶”,這也是一種“集體化”!
      ?。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
      你可真的會歪曲。集體經濟是共同所有,共同耕種。把耕地交給種糧大戶,只能是變相的私有制,而絕不是集體化。
      前幾天看到一個消息。有人采訪小崗村的一個當年摁血手印的人,叫嚴俊昌。問他對承包制的看法,他說:“看到現在農村這個樣,就是腦袋搬家也不能摁這個手印?!笨杉?,就是小崗村的人,都承包制也反對了。
      還有現在農村,南街村,華西村,等一萬多集體經濟的村莊的那么成功的經驗,不可思議的是中央到現在為止,仍然在裝聾作啞。本來承包制30年已經到期了。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結束這個可惡的體制。而中央仍然實行什么“確權”。堅持這個失敗的政策。
      總之,中央堅持承包制,堅持不搞集體經濟的態度是堅定的。
    2017/3/23 3:04:26
  • 說的太對了!現在我們村里的現狀就是:誰抓得到項目,誰就一手遮天;原來村干部管這管那,現在是發這發那;村里沒有集體經濟,村民自私自利。好像都在挖國家的墻角!
    2017/3/16 9:22:32
  • 樓下的紅衛兵:哪有你所說的這回事?!---------①只要任何一個村落的絕大多數農民愿意實施人民公社化,上級只有歡迎,根本不會阻止?、?,當今,許多農村都依然有“村經濟發展總公司”與“村委會”兩個牌子,一套人馬,--------等于在一定意義上,人民公社斌沒有解散。③把耕地交給“種糧大戶”,這也是一種“集體化”!
    2017/3/16 5:59:12
  • 現在,中央堅持“堅決不搞集體經濟這個底線”。所以,三農問題永遠解決不了。
    2017/3/16 3:27:26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監利縣先后就讀于湖北省機電學校,華中農業大學農經學院,中南財經大學。經濟學碩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擔任鄉鎮黨委書記、縣農村工作部副部長等職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總理,反映當地面臨的突出問題。此信引起中央對三農問題的關注。10月,首次公開在國內媒體呼吁:給農民以同等國民待遇;12月當選《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辭去鄉黨委書記職務,任《中國改革》、《改革內參》記者、編輯。2002年1月,李昌平專著《我向總理說實話》一書由光明日報社出版。現在就職于樂施會。
作者單位:河北大學中國鄉村建設研究中心 [email protected]
通訊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藍籌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北单比分推荐app www.226399.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单比分推荐ap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