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小亮 北单比分推荐app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評論首頁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評論對象: 國人善鉆法律空子之啟示
27奪舍和附體還不是一回事。

奪舍屬于道家滴說法。這里不細說,因為這個東西顯然非正法,不宜宣傳。奪舍是犯戒滴行為。

附體則不是道家,而是各種精靈,比如狐貍精、蛇精之類滴,當然還有別滴.....它們附在人身上。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國人善鉆法律空子之啟示
中國古代對心和物也是分滴很開滴。所謂“心為形役”、“以心轉物”等。

道教有“奪舍”滴說法。舍,就是身體(物質)。用什么來奪舍?死后滴神識。這是一種借別人身體還陽滴說法。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土耳其從此與俄羅斯干上了
今天滴消息,俄軍突襲土耳其車隊。

據土耳其國營通信社安納多盧通信社11月26日報道,俄軍空襲了敘土邊境的一個土耳其運輸車隊,該車隊當時正在敘利亞阿勒頗省邊境城鎮阿扎茲附近前進,是一個救援車隊。而當地的激進分子宣布了同樣的消息。

   被俄軍空襲炸毀的車輛

    原標題:土耳其安納多盧通信社:俄軍空襲炸毀土耳其救援車隊

    據土耳其國營通信社安納多盧通信社11月26日報道,俄軍空襲了敘土邊境的一個土耳其運輸車隊,該車隊當時正在敘利亞阿勒頗省邊境城鎮阿扎茲附近前進,是一個救援車隊。而當地的激進分子宣布了同樣的消息。

    阿納多盧通信社報道稱,俄軍空襲造成車隊7人死亡10人受傷。土耳其方面宣稱,該車隊正在向難民運輸補給。但是目前并沒有確實證據,證明是俄軍進行了空襲,而地面上的武裝分子則宣稱這些空襲是俄軍發動的。土耳其的IHH人道主義救援基金會在該區域的工作團隊也宣稱空襲來自俄軍。

    他們在推特上發布了照片,展示了空襲造成的結果與救援人員試圖撲滅燃燒的車輛。而當地敘利亞激進主義分子也在網絡上發布了車隊被火焰吞沒的視頻。

被俄軍空襲炸毀的車輛

    據Mashable網站報道稱,敘利亞政府軍也在該區域進行空襲。對車隊的空襲發生在土耳其空軍擊落俄軍戰機一天之后。

    而土耳其方面一直在譴責,稱俄軍空襲該區域中的土庫曼平民目標。而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則宣稱,周三俄軍發動的空襲非常密集。

    根據俄羅斯的聲明,俄外長拉夫羅夫對土耳其外長的表態中說,土耳其將承受“俄土關系的嚴重后果,這一事件不會就這樣結束?!?/span>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土耳其從此與俄羅斯干上了
據說土耳其擊落俄機之前,得到美國首肯。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國人善鉆法律空子之啟示
草原新雨:特別貢獻
回19樓: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沒有心法約束了。現在中國最迫切需要的就是“立”,如果共產黨再不立,犯下的罪過比那些腐敗分子更嚴重。
------------------------
立什么?確實難。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土耳其從此與俄羅斯干上了
也許土耳其滴此舉,并非臨時起意,而是經過深重考慮之后滴一個決策捏。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土耳其從此與俄羅斯干上了
土耳其滴膽子確實夠大。不知有何戰略意圖。
2015-11-26
評論對象: 俄羅斯的被動與中國的抉擇
通過ISIS對法國滴攻擊,俄羅斯基本脫離了被動。雖然戰機被土耳其擊落。

總體上俄羅斯現在處在攻勢。
2015-11-26
評論對象: 國人善鉆法律空子之啟示
沒有信仰啊,所以喜歡鉆空子。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295瘋了,暫時拒絕理睬瘋子,等你恢復智商,再做回擊!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293哈哈~真是瘋了,這么快?^_^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291哈哈!大家都來看段彪子瘋了!語無倫次啦!呼哈哈!

段兒,為父為你而羞愧。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各位看官:今天新一輪滴自衛反擊開始。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288哈哈!段彪子,午覺也睡不著啦?!你真是罪孽深重!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新超越,你復制滴帖子最多,你浪費滴資源最多,請你今后不要繼續發精神病啦。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還剩下滴《正法念處經 地獄品》為;

正法念處經 卷第十五 地獄品之十一

以后上述余下滴佛經,將陸續滴發表。

另,其他滴佛經,以及高僧大德滴開示,以后也會陸續滴擇機發表。

歡迎學習佛法。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以上為《正法念處經卷第十四 地獄品第三之十》

★當前已經復制過滴《正法念處經 地獄品》如下:

正法念處經 卷第五 地獄品第三之一  正法念處經 卷第六 地獄品之二  正法念處經 卷第七 地獄品之三
正法念處經 卷第八 地獄品第三之四  正法念處經 卷第九 地獄品之五  正法念處經 卷第十 地獄品之六正法念處經 卷第十一 地獄品第三之七  正法念處經卷第十二 地獄品第三之八 正法念處經卷第十三 地獄品第三之九  正法念處經卷第十四 地獄品第三之十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又彼比丘。知業果報。觀察阿鼻大地獄處。彼見聞知。復有異處。彼處名為一切向地。是彼地獄第二別處。眾生何業。生于彼處。彼見聞知。若人思惟得漏盡證。圣比丘尼。阿羅漢人。強行淫欲。樂行多作。彼人以是惡業因緣。身壞命終。墮于惡處。在彼地獄一切向地別異處生受大苦惱。所謂苦者。如前所說?;詈諫匣醬蠼謝餃卻蠼谷?。七地獄中。所受苦惱。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復有勝者。彼處鐵地。頭面在下。身在于上。顛倒上下。數數轉換。閻魔羅人。與地獄人極重苦惱。彼人受苦。不能唱喚。不得出聲。不得出氣。半身下分。若在其上。閻魔羅人。以利斤斧。漸漸斬之。乃至肉盡。唯有骨在。又復彼骨灰汁洗之。洗已墮落。彼人彼處有命而已。復置熱沸焰漂赤銅熱沸鐵鑊。在彼鑊中上下回轉。極煮爛熟。如大小豆既煮熟已。普氣遍覆。一切叵見。如是無量百千億歲。鐵鑊中煮。乃至惡業未壞未爛。業氣未盡。于一切時。與苦不止。若惡業盡。彼地獄處爾乃得脫。若于一劫若減一劫。復更燒身。所受苦惱。少于阿鼻地獄中苦。于一千世。受餓鬼身。而生責疏餓鬼之中。饑渴燒身。一切身燃。如燈相似。彼若得脫。于一千世。生畜生中??躋澳竦?。?;技⒖?。謂遮多迦野干蟬蟲瞿陀野馬野驢鹿等。如是畜生。是彼惡業余殘果報。脫彼處已。若生人中同業之處。則于馬面國土中生。于三百世在胎而死。若過去業。得活不死。貧窮常病。多受苦惱。五百世中。作不能男。是彼惡業余殘果報。

  又彼比丘。知業果報。觀察阿鼻大地獄處。彼見聞知。復有異處。名無彼岸。長受苦惱。是彼地獄第三別處。眾生何業。生于彼處。彼見聞知。若何等人境界所亂?;蛞蠐??;蚪裼??;蜃躍譜?。共母行欲。行已心惶。近惡知識取其言語。如是癡人。復更如是樂行多作。復教他人令如是行。彼人以是惡業因緣。身壞命終。墮于惡處。在彼地獄。名無彼岸。長受苦處。受大苦惱。所謂苦者。如前所說?;詈諫繞嘰蟮賾?。所受苦惱。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復有勝者。所謂彼處。閻魔羅人。熱焰鐵鉤。鉤其人根。從臍而出。取棘刺針。刺其人根?;蠐諂耆頌扯と??;蚨て潯??;蚨て潿?。復斲其口。焰燃鐵鉤。置口令滿。普焰滿口。受大苦惱。彼人下分。復受大苦。彼人如是。三處受苦。燒壓劈打。皆悉破壞。普彼一切名無彼岸長受苦處。在阿鼻內。受大苦惱。所受苦惱不可譬喻。乃至惡業。未壞未爛業氣未盡。于一切時。與苦不止?;蠐諞喚倩蚣躋喚?。如是常燒。若惡業盡。彼地獄處爾乃得脫。既得脫已。于四千世。食彼不羅。餓鬼中生。饑渴燒身。若脫彼處。生畜生中。在于曠野無水之處。竹林中生??誄8稍?。生迮狹處。山谷之中。常畏陰影。常畏鴿鷲畜生中生。以何因緣。生竹林中。彼竹林處。常有大風。吹竹生火。四千世中常被燒死?;股舜?。脫彼處已。若生人中同業之處。貧窮常病。世中鄙賤。妻不貞良。若侵他妻?;蚍桿?。為彼所捉。捉已付王。若王王等。拔其人根。無有舍宅。于四出巷。若三角巷。從他乞食。以自活命。?;技⒖?。彼復發病?;蛩某魷?。若墓田中??嘍徑?。是彼惡業余殘果報。

  又彼比丘。知業果報。觀察阿鼻大地獄處。彼見聞知。復有異處。名野干吼。是彼地獄第四別處。眾生何業生于彼處。彼見聞知。若人毀呰一切智人?;儔僦Х??;侔⒙蘚?。若毀法律。非法說法。復教他人令住隨喜。彼人非法復說為法。?;偈ト?。彼人以是惡業因緣。身壞命終。墮于惡處。在彼地獄野干吼處。受大苦惱。所謂苦者。如前所說?;詈諫繞嘰蟮賾?。惡業相似。所受苦惱。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復有勝者。所謂彼處業作野干。鐵口焰燃。遍滿彼處。如是野干。焰牙甚利。疾走往趣毀圣法人。各食異處。有食頭者。有食項者。以舌惡語。復有野干而食其舌。復有野干食其鼻者。復有野干食胸骨者。有食肺者。食小腸者。食大腸者。有食脬者。有食髀者。有食踹者。有食脛者。有食臂者。食手足者。復有食其手足指者。一切身分。別別割食。食已復生。彼惡業人。作集業果。長久遠時。如是受苦。若脫彼處。所受苦惱。望救望歸。處處馳走。彼復更有閻魔羅人。擘口出舌。以極利刀。臠臠碎割。割已復生。以舌毀呰說圣人故。以為他人贊非法故。彼人如是。于長遠時。如是受苦。若脫彼處。望救望歸。處處馳走。惡業所作。閻魔羅人。復更執持。迭相謂言。此妄語人。曲語澀語。不凈垢語。惡法說語。非法說語。令諸眾生退失正道。彼復執已。擘口出舌。如是惡舌。長一居賒。其舌柔軟。置在赤銅焰燃鐵地?;淠?。遣人耕之。熱焰鐵犁。利刀焰燃。其牛腳上。有極利刃。焰火熾燃。縱橫耕之。百到千到。彼惡語說。于他世證不相應說。受如是苦。如是久時。耕煮燒割。如是惡舌受種種苦。彼人如是受苦唱喚。心悔啼哭。閻魔羅人。呵責之故。而說偈言。

  六萬阿浮陀  五千六浮陀
  口語心愿惡  毀圣到地獄
  善色惡業行  非法似法說
  以汝前惡說  今于此處燒
  眾生悕望實  云何說惡法
  以汝惡說故  如惡相似受
  決定妄語人  非法說為法
  此為第一賊  余者非大賊
  若人正說法  出離一切惡
  則到于善處  彼處無苦惱
  無盡財不失  一切不能偷
  實語為天階  亦是涅槃門
  如是常實語  常憶念法行
  無悲憂不老  彼人人中勝
  汝舍離正法  毀呰于善人
  汝本集聚惡  今于此處受

  閻魔羅人。如是呵責毀圣法人。既責疏已。多與苦惱。彼不可知。不可說苦。何以故。以毀圣人極重因故。相似得果。如來所說。如是燒煮。乃至惡業。未壞未爛。業氣未盡。于一切時與苦不止。若惡業盡。野干吼處爾乃得脫。既得脫已。于二千世。生餓鬼中。在賓茶處。彼身為塊。肉塊相似。不見不聞不嗅不嘗。不能言語。若脫彼處。于三千世生畜生中。常作屎蟲。既脫彼處。若生人中同業之處。于五百世恒常貧窮。所有語言。人所不信。癩病聾啞。是彼惡業余殘果報。

  又彼比丘。知業果報。復觀阿鼻大地獄處。彼見聞知。復有異處。彼處名為鐵野干食。是彼地獄第五別處。眾生何業。生于彼處。彼見聞知。若人惡心惡念隨喜。以重惡心。燒眾僧寺。并燒佛像及多臥敷衣裳財物谷米眾具。以惡心故?;鶘丈?。燒已隨喜。心不生悔。復教他人隨喜贊說。業業普遍。作業究竟。和合相應。彼人以是惡業因緣。身壞命終。墮于惡處。在彼地獄鐵野干食別異處生。受大苦惱。所謂苦者。如前所說?;詈諫繞嘰蟮賾?。所受苦惱。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復有勝者。以業重故。受苦亦重。何以故。因果相似。果似種故。既生彼處。惡業因緣。一切身分。焰火普燃。彼身焰燃。十由旬量。有十一苦。頂苦最重。諸地獄中。此苦最勝。彼處復有火相似山。彼山一切炎火普燃。饑渴燒煮。于長遠時常燒常打。伸手向上。彼人伸手。高五由旬。焰鬘普燒。如燒山角。彼人普燒。唱聲吼喚悲啼號哭。唱喚口張?;鷓媛?。內外普燃。皆作一焰。無有中間?;鷓娼コ?。久時燒煮。若脫彼處。望救望歸。處處馳走。喎口破面。求覓樂處。自作惡業。隨順系縛。彼地獄中。復到異處。彼有山河??嗄趙齔?。上雨鐵塼。一居賒量。如夏時雨。塼打彼人。從頭至足。破壞并疊。如打干脯。一切身分。不可分別。彼人如是。常雨惡鐵。受大苦惱。又復更生。彼身無力。焰牙野干而啖食之。如食干脯。和集復生。生已復食。彼惡野干。于長久時。如是常食。如是燒煮。煮已復生。以惡業故。如是食之。受大苦惱。自作非他。自作不失。不作不得。非無因得。不從異來。無有作者之所安住。非有受者之所住持自作因得。乃至惡業。未壞未爛。業氣未盡。于一切時與苦不止。若惡業盡。如是地獄極惡之處。乃爾得脫。復一千世。生餓鬼中。普身焰燒。發聲唱喚。一切國土。一切城邑。一切聚落。夜中唱喚。夜則火燒。于晝日時。日光雨火?;鶼嗨粕?。乃至生火。惡業壞爛。無氣盡滅。若脫彼處。于一千世。生畜生中。常在曠野。作百足蟲。?;技⒖?。兩頂兩面。復有兩口。多時受苦。不能得停。一切身分。多為黑蟲之所啖食。既脫彼處。過去久遠。有少善業。若生人中同業之處。于一千世。作黑色人。色如黑云。喜被毀傷。恒常貧窮。常行多行處處而行。駱駝行使為他所使。?;技⒖?。難得飲食。系命而已。如是餓鬼。經一千世。如是畜生。經一千世。如是人中經一千世。惡業因緣如是受苦。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貪所壞丈夫  為貪之所誑
  于他物悕望  此間如是煮
  貪心惡不善  癡人心喜樂
  貪心還自燒  如木中出火
  貪心甚為惡  令人到地獄
  如是應舍貪  苦報毒惡物
  見他人富已  貪心望自得
  彼貪生毒果  今來此處受

  閻魔羅人。如是責疏地獄罪人。既責疏已。然后多多與諸苦惱。如是無量百千年歲。乃至惡業未盡已來。時節長遠。與苦不止。彼地獄人。若離彼處。望救望歸。處處馳走。復入火聚。墮極焰燃熱鐵之地。宛轉復起。處處馳走。孤獨無伴。惡業行人。惡業怨家。將入地獄。若復得離。閻魔羅人。處處馳走。此人嗔心。樂行多作。果報今受。無救無歸。師子虎蛇惡嗔之類。現住其前。彼人怖畏。處處馳走。以惡業故。而不能走。為彼所執。極大嗔怒。先食其頭。既被食頭。唱喚悲苦。宛轉在地。復有惡蛇。牙有惡毒而復嚙之。而食其脅?;⑹稱潯??;鶘掌渥?。閻魔羅人。復遠射之。如是受苦。閻魔羅人。復為說偈呵責之言。

  汝為嗔所燒  人中最凡鄙
  復到此處燒  何故今唱喚
  嗔為第一因  令人生地獄
  如繩系縛汝  今得此苦惱
  嗔心誑癡人  常念嗔不舍
  不曾心寂靜  如蛇窟中住
  若人堅惡體  恒常多行嗔
  彼人不得樂  如日中之闇
  非法非多財  非知識非親
  一切不能護  嗔恚亂心人
  于此世他世  能作黑闇果
  復能到惡處  是故名為嗔
  不嗔者第一  嗔人則非勝
  若人舍離嗔  彼人趣涅槃
  汝以嗔因緣  到惡處地獄
  業盡乃得脫  宛轉何所益

  閻魔羅人。如是呵責地獄罪人。既呵責已。復更箭射。師子虎等。多嗔畜生以嗔因故。殺而食之。彼業相似。得相似報。果似種故。如是罪人。惡業果報。久時煮食。若脫彼處。望救望歸。處處馳走。邪見惡因。五逆果報。得如是道。生在阿鼻。如是五逆。決定彼受。如業相似。彼地獄人。在于何處。摩娑迦離及不蘭那。提婆達多。居迦離等。彼處燒煮。彼地獄人。到大地獄。決定燒煮。彼受第一急惡苦惱。彼處苦者。何者苦惱。一切眾生。不能說喻。如是阿鼻地獄罪人。受大苦惱。惡業行人闇聚和集。一切眾生。毛起地獄。在上雨刀。阿鼻之人。燒煮劈裂。又復更生。生已復裂。更劈更燒。雨金剛枷。雨金剛雹。又復雨石。破壞碎散。彼五逆人。如是燒已。又復更有十一焰聚。受大苦惱。不可忍耐。十方十焰。第十一者。饑渴火聚。以饑渴故??謚醒娉?。彼人周匝。十焰圍身。如是燒煮。遍其身體。無有微細如毛孔許而不燒燃。彼諸罪人。平等被燒。乃至無有毛根許樂。故名阿鼻。乃至無有微少許樂。故名阿鼻。一切諸根。一切境界。皆悉煮熟。以不正心。故名阿鼻。此世間退。更無生處。唯生于彼。大地獄中??喔薰?。時節無數。故名阿鼻。一切欲界所攝眾生。最為極下。故名阿鼻。如是阿鼻。更無過者。故名阿鼻。如是阿鼻。更無勝者。故名阿鼻。彼大地獄。如頭已上。更無有物。如是阿鼻地處甚熱。亦復如是更無有上。故名阿鼻。彼阿鼻處。其地最熱。更無有過。熱沸赤銅。燒赤肉骨。更無過者。故名阿鼻。彼處地密。故名阿鼻。彼地獄處。脂肉骨髓一切焰燃。彼地獄人普皆焰燃。不可分別。此人彼人。微細中間。更不可得。故名阿鼻如山中河勢力不斷。晝夜常急。彼阿鼻處。常受苦惱。勢力不斷。彼人苦惱不可休息。乃至劫盡。復無中間。故名阿鼻。彼人苦惱。不可得說。此有少喻。如海水渧。不可得數。如是如是。阿鼻地獄。惡業行人所受苦惱。不可得數。不可得說。一切苦處。更無有如阿鼻處者。以業重故。受苦亦重。若作一逆。彼人苦輕。若作二逆。彼人身大。受苦亦多。如是次第。一切身分。皆悉轉大??嘁噯縭?。業因重故。如是苦因。更無相似。如受樂受。阿迦尼吒。更無相似??嗬侄?。如是上下。皆不可喻。如是上下。邊不可喻。何以故。以作惡業。作惡業故。因相似果。于地獄中。在地獄邊。相似譬喻。不可得故。彼人如是?;蠐幸喚??;蠐屑躋喚?。在彼燒煮。惡業盡已。爾乃得脫。以因盡故。其果乃盡。如火盡故。其熱亦盡。如種失故。其芽亦失。如是阿鼻地獄之人若惡業盡。無氣爛壞于彼地獄爾乃得脫。若得脫已。余殘業果。針孔山巖餓鬼中生。既生彼處。饑渴燒身。其身猶如火燒樹林。若脫彼處生畜生中。舒舒摩羅。復生屎中。作不凈蟲。于餓鬼中。二百千世。饑渴燒煮。于畜生中。經二千世。惡不善業余殘勢力。種種生處。一切苦惱。畜生之中。種種惡食。心常憶念。殺生處生。復于彼處。迭相食啖。受大苦惱。若脫彼處。過去業力。得生人中。于五百世胎中而死。復五百世生已而死。為烏所食。復五百世未行而死。是彼惡業余殘果報。若后殘業果報盡已。于無始時。業網轉行相似得果。有下中上。彼比丘如是觀已。而說偈言。

  無始生死中  業網覆世界
  或生或死滅  皆自業因緣
  從天生地獄  從地獄生天
  人生餓鬼界  地獄生餓鬼
  異異勢力生  異異勢力樂
  皆是愛業生  非自在所作
  阿僧祇作業  生死眾生常
  余人不能解  唯如來所知
  彼諦知此業  亦知于因緣
  與癡人解脫  化一切眾生

  諸比丘。彼比丘如是觀察阿鼻苦已。一切生死。心得離欲。以大慈悲而修其心。正憶念已。得十一地。彼地夜叉。知已歡喜。復更傳聞。虛空夜叉。虛空夜叉。聞四大王。彼四大王聞四天王。如前所說。次第乃至聞大梵天。如是說言。閻浮提中。某國某村。如是種姓某善男子。剃除須發。被服法衣。正信出家。與魔共戰。不住魔界。心不喜樂染欲境界。得十一地。彼大梵天。聞已歡喜。說如是言。魔分損減。正法朋起。善分增長。隨順法行。諸比丘法。建立熾燃。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彼比丘。觀阿鼻已隨順修行。云何彼比丘。觀察阿鼻大地獄處。阿鼻地獄。凡有幾處。彼見聞知。如余地獄。具十六處。此阿鼻獄。亦復如是。具十六處。何等十六。一名烏口。二名一切向地。三名無彼岸長受苦惱。四名野干吼。五名鐵野干食。六名黑肚。七名身洋。八名夢見畏。九名身洋受苦。十名兩山聚。十一名吼生閻婆叵度。十二名星鬘。十三名苦惱急。十四名臭氣覆。十五名鐵鍱。十六名十一焰。此十六處。乃是阿鼻根本地獄眷屬之處。彼十不善惡業道行。并五逆業。皆共和集大地獄行。入阿鼻獄。有內五逆。有外五逆。究竟作已。生在阿鼻大地獄中。如業相似。生于彼處。如業相似作集之業。業普究竟。樂行多作。在彼地獄別異處生。彼阿鼻業。凡有五種。謂殺羅漢。惡心思惟。出佛身血。心生隨喜。樂行多作。復教他作。令彼安住?;蚯菜?。彼人以是惡業因緣。身壞命終。墮于惡處。在彼地獄生烏口處。受大苦惱。所謂苦者。如前所說?;詈諫繞嘰蟮賾?。唯除阿鼻所受苦惱。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復有勝者。閻魔羅人。擘罪人口。如擘烏口。然后將到。名黑灰河??A髕?。入其口中。如是熱灰。初燒其唇。既燒唇已。次燒其齒。既燒齒已。次燒其咽。既燒咽已。次燒其心。既燒心已。次燒其肺。既燒肺已。次燒其腸。既燒腸已。次燒腸藏。燒腸藏已。次燒生藏。燒生藏已。次燒熟藏。燒熟藏已。從下而出。彼地獄人。受灰河苦。燒內皆盡。身內無物。唯有外物。惡業任持。是故不死。受堅鞕苦。于長久時。常燒常煮。無數年歲。乃至惡業。未壞未爛。業氣未盡。于一切時。與苦不止。若惡業盡。彼地獄處。爾乃得脫。既得脫已。于一千世生餓鬼中。名鼎餓鬼。若脫彼處生畜生中。作象牦牛肫徒魔邏鼠狼毒蛇守宮蚯蚓蚊子等蟲。又復作牛。既脫彼處若生人中同業之處。生膾子家。于二百世胎中而死?;蚋瓷?。未行而死?;蚋從齠忝?。余殘惡業之因緣故。復作惡業。
2015-11-26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彼地獄人。受如是等堅鞕苦惱。如是無量百千年歲犁耕其舌。彼妄語人。舌還入口。彼人怖畏。破口破面處處馳走。墮炭火聚。入已被燒。彼人如是受大苦惱。無救無歸。更復有余。閻魔羅人。手執棒刀。彼地獄人。從頭至足皆令破散。唱喚啼哭而常不息。阿鼻之火。常極燒燃。

  又彼比丘。觀察兩舌。樂行多作。所得果報。彼見聞知此地獄人。兩舌業果。兩舌因故。復到極惡地獄之中。彼處更有閻魔羅人。轉更甚惡。罪人見之。問罪人曰。汝何所患。答言患饑。閻魔羅人。即擘其口。挽出其舌。手中提之。如是舌量三百由旬。如是普出。彼閻魔羅。無慈惡人。取焰鐵刀。刃利焰燃。割舌一廂。彼舌一廂有狗野干豺等食之。彼受如是極惡苦惱。唱喚號哭聲自不止。彼地獄人。如是唱喚。閻魔羅人呵責之故。而說偈言。

  汝以破壞心  而作多語說
  一切法中垢  彼果如是煮
  破壞語惡人  生處常孤獨
  何人兩舌說  善人所不贊
  生處常凡鄙  在于惡處生
  若人兩舌說  則是癡所秉
  惡業行之人  常被地獄燒
  若人樂作惡  彼常兩舌說
  第一惡所誑  密言不隱覆
  兩舌人兩面  常食他背肉
  若人舍兩舌  彼人常堅密
  知識兄弟等  常不曾舍離
  若人舍兩舌  ?;ね趺苡?
  舍兩舌寂靜  若人離妒惡
  何故不行法  何不舍兩舌
  今受兩舌果  何故心生悔

  閻魔羅人。如是呵責地獄人已。受舌苦人。入大苦海。乃過無量百千年歲。彼人惡業。若脫彼處堅鞕苦已。舌還如本。更不復見閻魔羅人。彼地獄人。既得脫于地獄中苦。處處急走。受第一苦。不可忍耐。惡業風力。吹惡報薪。大火燒燃。處處急走。彼處復有閻魔羅人執而問曰。汝何所患。惡業因緣。即便答言。我今患饑。閻魔羅人。即擘其口而取其舌。大勢力人以刀割之。驅令自啖。彼患饑急。即自食舌。涎血流出。彼人如是自食其舌。彼舌如是割已復生。割已復生。業罥力故。宛轉在地。唱喚號哭。彼人苦惱。眼轉睛動。受大苦惱。孤獨無伴。自作自受。閻魔羅人為呵責之。而說偈言。

  舌弓之所放  利口語火箭
  若人惡口說  彼果此相似
  如世食肉者  一切人舍離
  若人惡口說  彼人舌如毒
  刀火毒等惡  此惡非大惡
  若人惡口說  此惡是大惡
  舌鉆能生火  在心中增長
  人中惡口火  如燒干燥薪
  若人樂甜語  一切人供養
  如自母無異  心喜如己父
  甜語第一善  因樂果亦樂
  不盡能除惡  利一切世間
  甜語為天階  甜為第一藏
  甜為世間眼  甜如蜜無異
  惡口第一惡  說已到地獄
  汝舌作自受  今何悔故生

  閻魔羅人。如是呵責地獄罪人。乃過無量百千年歲。彼惡業人。妄語惡口。樂行多作。教他隨喜。受如是苦。若脫彼處。處處馳走。又復更有閻魔羅人。執持極燒。與大苦惱。

  又彼比丘。觀察綺語。樂行多作。惡業果報。彼見聞知。此地獄人。自業果報。受極苦惱。第一苦逼。得脫如是。閻魔羅人。處處馳走。復更為余閻魔羅人。執捉問言。汝何所患。彼即答言?;技⒓?。而說偈言。

  自身功德盡  自身鉆所生
  鐵火燒饑渴  我受惡燒苦
  如冰雪于火  如須彌芥子
  饑于地獄火  其勝亦如是
  地獄火勢力  不行于異處
  如是饑渴火  天中亦能到
  如此地獄中  受余重苦惱
  如是苦雖重  不如渴火苦

  閻魔羅使。聞彼語已。焰燃鐵鉗以擘其口。焰燃鐵缽。盛赤銅汁。熱沸焰燃置其口中。彼不相應綺語罪過故燒其舌。即時消洋如雪在火。彼地獄人。受二種苦不可具說。如是燒已。唱聲大喚。以大喚故。更復多多。內其口中。焰燃赤銅燒其舌已。次燒咽喉。燒咽喉已。次燒其心。既燒心已。次燒其腸。既燒腸已。次燒熟藏。燒熟藏已。從下而出。如是罪人。受苦唱喚。閻魔羅人。即為說偈。呵責之言。

  前后不縛句  無義不相應
  汝本綺語說  彼果如是受
  若常不實說  若常不讀誦
  彼則非是舌  唯可是肉臍
  若人常實語  常樂善功德
  彼則是天階  乃得名為舌

  閻魔羅人。如是呵責地獄罪人。既呵責已。復以熱沸洋赤銅汁。置彼地獄罪人口中。如是無量百千年歲。以不相應綺語說故。如是惡報。彼地獄人。若得免離閻魔羅人。處處馳走。復入火聚。身體消洋。腳髀腰等在火聚中。皆悉洋消。如生酥塊。洋已復生。彼人如是望救望歸。處處馳走。以惡業故。望見有城。滿中寶物他人守護。如是癡人。惡業因故。心生貪著。走向彼物。謂是已有。彼貪心人。惡不善業。樂行多作。所得果報。于地獄中。心顛倒見。如是見已。以貪心故。望多受用。以貪心故。手中刀生。走向彼物。既到物所。以刀相斫。彼地獄人。迭相削割。如是相割。唯有骨在。后復更生。生已更割。割已復生。乃過無量百千年歲。惡業所作。閻魔羅人。手執利刀。[利-禾+皮]地獄人。捉地獄人。一切割削。一切肉盡無芥子許。唯有骨在。彼地獄人。唱喚號哭。憂愁苦惱。如是割削。削已復生。如以刀割。閻魔羅人。若置河中。即復還活。如是如是。彼地獄人還復更生。如是受苦。唱喚號哭。閻魔羅人。復為說偈呵責之言。
2015-11-26
評論員簡介

自干五一枚,勿笑,勿恨,勿怪。

前出師表
作者:諸葛亮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于內,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于陛下也。誠宜開張圣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祎、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為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補闕漏,有所廣益。

  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于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議舉寵為督:愚以為營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陣和睦,優劣得所。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后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于桓、靈也。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愿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陽,茍全性命于亂世,不求聞達于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于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后值傾覆,受任于敗軍之際,奉命于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夜憂嘆,恐托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奸兇,興復漢室,還于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于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謀,以咨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

  今當遠離,臨表涕零,不知所言。

后出師表
(880人評分) 8.4
朝代:魏晉
作者:諸葛亮
原文:
  先帝深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得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也,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于西,又務于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并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策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

  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圣人,群疑滿腹,眾難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并江東,此臣之未解二也。

  曹操智計,殊絕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孫、吳,然困于南陽,險于烏巢,危于祁連,逼于黎陽,幾敗北山,殆死潼關,然后偽定一時耳??齔疾湃?,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駑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

  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云、陽群、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郃、鄧銅等及曲長、屯將七十余人,突將、無前、賨叟、青羌、散騎、武騎一千余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復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也。

  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不及今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于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以定。然后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后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至于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統計信息
創建: 2015/9/29 12:23:07
評論: 0

訪問: 498589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北单比分推荐app www.226399.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单比分推荐app

{ganrao} 850棋牌游戏官方下载安装 武汉赖子麻将游戏中心苹果版 南粤36选7好彩3 四肖期准四肖期期准 长春科乐麻将手机下载 上海夭夭选四今天开奖 捕鱼大亨系统txt 吉林心悦麻将下载 陕西20选8快乐十 红中麻将规则 韩国快乐八|平台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 广东麻将1等3闲来推倒胡房 网络上如何赚钱 nba虎扑最篮球的 湖南幸运赛车